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国内资讯

“双减”让我丢了工作,现在当保姆每月3万5

2021-11-01 19:01:17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 文/胡克非

“双减”政策下,学科类培训机构被严格监管,大批企业退出。 曾经门庭若市的培训机构,人去楼空,教培工作者进入人才市场期待转型和工作机会,而望子成龙

 

 

文/胡克非

 

 

“双减”政策下,学科类培训机构被严格监管,大批企业退出。

 

 

曾经门庭若市的培训机构,人去楼空,教培工作者进入人才市场期待转型和工作机会,而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同样迷茫。

 

 

“不补课,我孩子一定会落在别的孩子后面。”

 

 

在这样的需求下,“住家教师”这个并不冷门的职业悄然兴起,游走在政策边缘灰色地带,甚至被包装成为“新家政”。

 

 

某家政平台官网截图

 

 

在“新家政”的背后,是月薪2-5万的高工资,不仅让曾经的教培一线员工看到了再就业的希望,就对清北的高材生来说,也充满诱惑。

 

 

虽然,“住家教师”目前看上去仍处于监管难、处理难的困境,但高额支出后能否带来相应的回报,同样也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

 

先活下去

 

 

选择成为一名住家教师,对于周旸来说是无奈之举。

 

 

6年前,从北方某985院校研究生毕业后,周旸考入了当地一所普通中学任数学教师兼班主任,一个人要教7个班的课,还要盯各种晚自习和考试,周末的时间几乎都被备课和批改作业占据,一个月工资到手不到一万元。

 

 

3年前,经导师介绍,周旸前去一家教培机构兼职,起初利用周末的时间教学,收入可观,后来周旸索性辞去了中学的工作,进入了教培行业。

 

 

“干教培不比干老师轻松,但是收入却是几倍,而且学生和自己的黏性不大,自己没有那么多学科建设和升学的压力,反而人更轻松了。”

 

 

从线下到线上,周旸不断打磨自己的课程,在业内也慢慢有了一些名气,课程费用也越来越高,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,周旸都可以完成。疫情期间,他和培训机构打磨了一套精品课程准备在线上推广,周旸回忆,那门课程企业花大价钱找了团队,不仅拍摄精良,课程中还有功能可以实现学生和老师的互动。

 

 

在今年过完年后,行业内就开始流传着要整治的消息,周旸和同事们一直惴惴不安,其中不乏同事离职转行,周旸一直等到了最终“宣判”的那一天。

 

 

《脱口秀大会》视频截图

 

 

“除了离开,没有任何等待可能了。”就这样,在周旸32岁生日的前一天,他失业了。

 

 

周旸开始投简历,无论是年龄还是从业背景,都让他毫无竞争力,在一次同学会的酒桌上,他和同学大吐苦水,同学无意间说,最近很多家政公司都在招有教育背景的保姆,给的价格很高。

 

 

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周旸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找到了某家政公司的招聘启事,把简历发过去后,对方很快回复。

 

 

问得很仔细,“有没有教育背景?能教什么课程?能否全程住家?能否教授除课业外的学习习惯。”周旸一一作答后,几乎是瞬间,周旸得到了面试的机会。

 

 

某社交软件截图

 

 

周旸面试的是一份“保姆”的工作,客户的需求是照顾孩子,这让周旸一头雾水,在面试中周旸表示,自己没干过家政,也不会做饭,恐怕无法应对“保姆”的工作。面试官笑笑说:你会教书就行了,不需要你会做饭。

 

 

面试结束后,面试官神秘地对周旸说:“因为你是男性,市场上男性非常稀缺,见客户的时候你可以多要一些,别控制,尽量开价。”

 

 

面试官没有说谎,客户是一对40岁左右的中年夫妻,从面相和衣着打扮上来看应该是中产往上水平的家庭,丈夫全程看着手机没有说话,周旸是跟女主人交流的。

 

 

他们有一个9岁的儿子,目前在上小学,由于父母都比较忙,疏于管理,孩子的成绩一直很差,学习习惯也不好,面对未来的升学父母很焦虑,为了能离课外培训机构近一些,甚至在教培机构附近买了房子,但现在房子买了,教培机构没了,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住家教师来对孩子进行一对一的教学。

 

 

由于是男孩子,客户希望找到一个男性的住家教师,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找到,周旸对于他们来说各方面都合适。

 

 

和妻子商量了一下,由于还没有孩子,时间比较充裕,周旸接受了这份工作,月薪35000元人民币,每个月有一天假期。

 

 

“在这份工资面前,我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地,先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

 

看上去很美

 

 

今年9月6日,教育部办公厅就发布了《关于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禁止违反培训主体有关规定,证照不全的机构或个人,以咨询、文化传播、“家政服务”、“住家教师”、“众筹私教”等名义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。

 

 

其实,住家教师并不是“双减”后才有的,更像是家教行业的新变种。几年前,“家教O2O”曾经以燎原之势攻占市场。家长通过APP就能找到所在城市的家教,既省了找中介的信息差成本,还减少了千里迢迢赶着去上课的时间成本,最重要的是,平台上教师的教学资质、教学情况评价一览无余,怎么看都是门“好生意”。数据显示,从2013年到2016年,有两千多家公司涌入家教O2O市场。

 

 

但平台低估了家长的决心和耐心。家长的终极目标是效果,而不是价钱或者是距离的远近,只要能找到适合的老师,什么样的代价都值得,而这些,恰恰是家教O2O实现不了的。到最后,家教O2O也没能培育出有竞争力的巨头,资本遇冷后绝大多数企业迅速陨落,一度销声匿迹。

 

 

最终,周旸和客户签订了一份非常缜密的合同,合同内没有任何地方显示周旸将对客户提供教育服务,周旸就是一名普通的家政服务员,在补充条款中还有,如果因周旸的问题而导致服务被中断,周旸将向业主赔付3倍月薪的罚款。

 

 

家政公司负责人对周旸说得很轻松:“就是你别自己暴露了自己,发朋友圈炫耀啥的,被人家举报了,你就要罚款了。”

 

 

周旸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,自己和客户签署合同的当天,企业内还有三位成交了的客户在签署合同,可见这个生意的需求还是很大的。

 

 

某招聘网站截图

 

 

按照计划,周旸要负责孩子所有学科的教学,在上岗之前,周旸花了整整两周把小学的课程完整地计划了一遍,但上岗后,周旸发现,情况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

 

“孩子每天是要上学的,早上我7点半开车送他去学校,下午3点半接他回来,中间的这段时间,我没有太多事,有的时候业主会安排我帮着采购一些食物,家里还有专门做饭打扫屋子的阿姨。”

 

 

等到孩子放学回来,周旸辅导写作业,吃晚饭之后再做做其他功课的预习,这一天基本就结束了,“9岁的孩子你不可能按照考研的要求来制定日常的作息,教太多也消化不了。”

 

 

在周旸看来,所谓住家教师,对于小年龄的孩子来说,更多的是培养孩子的学习方法,敦促其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,对于小学的课程来说,的确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迅速提高成绩,但是如果高年龄的学生,甚至是进入青春期叛逆期的学生,还能否有更好的作用很难说。

 

 

“当一名住家教师,教学本身并不会带来麻烦,主要的困惑来自身份的认知。”周旸对中国新闻周刊说,“我经常会思考,我在这个家庭中究竟是什么身份,是保姆?是老师?还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分子。”这种身份的模糊,让很多事情变得复杂。

 

 

“一家人在说话的时候我应不应该在场?我在场我说什么?我不在场我去哪里?做饭的阿姨忙不过来的时候我要不要帮忙?我要帮忙的话,别人会怎么看我?孩子不听话的时候我的话要说多重?分寸在哪里?”所有的问题都是周旸在此前的教育工作中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问题。

 

 

这些问题解决的核心其实在于雇主的性格和包容度,对于住家教师来说,这是一个概率性的问题。周旸了解到一些同行,最初接受的任务是和自己一样教孩子方法和课程,后来慢慢变成了一个全职保姆,要做一家6口人的饭,还有的住家教师要24小时在监控下生活,没有任何隐私可言,遇到孩子顽劣父母娇惯的家庭,很多教育工作完全无法开展,最后孩子的成绩没有提高,父母会将所有的“锅”都甩给住家教师。

 

 

“在我看来,其实我能做的很多事情,父母本身都能做,一个月能挣十几万的父母大部分也都不是文盲,甚至有不少高知,不管是他们因为什么原因疏于对孩子的管教,造成了孩子在成绩或者性格上的问题,这些问题的核心都是改变父母自己而不是花高薪聘请一个住家教师。”

 

 

周旸面对的那个9岁孩子,周末还要去上马术课、高尔夫球课和编程课,这些课程都价格不菲,但是周旸看得出,孩子并不喜欢,有的时候甚至会恳求周旸带他“翘课”去公园划船,周旸自然拒绝,孩子对周旸说:“你不带我去,我下次还考不及格,然后让我爸妈开除了你。”

 

 

孩子的话令周旸很震惊,让他很想和客户好好谈谈,但想到自己每个月35000元的工资,周旸都没有说出口。

 

 

“你可以引导孩子,但是绝对不要妄想改变父母。”

 

 

无奈和苦衷

 

 

周旸是在送孩子上马术课的时候认识孙总的,他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也在这里上马术课。

 

 

孩子去上课,孙总便和周旸聊了起来,在外人面前,周旸的身份是孩子的舅舅,好几次孩子叫他周老师时,他都会想起自己曾经签署的那个合同。

 

 

孙总经营着3家企业,做外贸生意,爱人负责单位的财务工作,为了管好两个女儿,孙总甚至聘请了两位专门的保姆带她们。

 

 

聊天中孙总说,一位专门负责生活,一位专门负责学习,负责学习的那位是美国常春藤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会6种语言。

 

 

“生意做到我们现在这个程度,时间变成非常匮乏的东西,陪伴家人的时间非常少,回家吃一顿饭,可能会少谈成几百万的生意,面对这样的情况,大家都会选择放弃家庭的时间,这没有办法。”

 

 

孩子长期缺乏陪伴和关爱,甚至和住家教师要比亲生父母还亲,周旸顺着孙总的手望去,一位年轻的姑娘正在把小孩扶上马,还不忘紧紧她们的头盔。

 

 

“这个姑娘人很不错,也很有耐心,两个女儿对她都很依赖,她在我们家已经两年了。很多朋友都想挖她过去,但是我一直没放她走,把她放走了,孩子怎么办?一天到晚吃喝拉撒的事,她比我们当父母的都清楚。”

 

 

“但她不可能一直在我家,人家姑娘也要谈恋爱结婚有自己的家庭,天天在我们家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,哪有机会认识小伙子,这对人家姑娘不公平,但是现在孩子马上就面临小升初,我实在是不敢放她走。”

 

 

匆匆聊了一会,孙总就驾车离开了,在马上的两个女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来过。

 

 

工作了一段时间认识了一些人后,周旸了解到,住家教师这个行业有一些趋势和方向,首先是理科生比文科生吃香,其次是雇主更愿意倾向于师范毕业生,外语专业毕业生甚至是有海归留学经验的学生。

 

 

除了高收入以外,住家教师还是有一些优势,比如因为没有时间,所以几乎没有太多的花费和开销,住宿和吃饭雇主都管了,对于一些年轻没有家庭的刚毕业的孩子来说确实有巨大的诱惑力,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清华北大的毕业生想要去做一名住家教师。

 

 

周旸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住家教师这个职业,目前最大的障碍还是政策,政策明令禁止,被包装在家政服务中,其实很容易被发现最终取缔。其次一名成为住家教师的年轻人,职业规划也会出现问题,做住家教师的职业经历几乎无法与任何工作对接成为经验。

 

 

不少年轻人期望通过住家教师“跃升层级”,不少住家教师的隐性宣传中提到,豪车、别墅、上流生活,但实际上,住家教师通过工作“跃升层级”的可能性非常低,周旸看到过不少豪门的住家教师,从面相和谈吐上看上去,他们并没有因为工作而“跃升层级”,但工资可能会比自己要高。

 

 

做了几个月住家教师后,周旸又开始找工作了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